盧希鵬專欄《隨經濟中的庶民長尾效應》
盧希鵬專欄《隨經濟中的庶民長尾效應》

盧希鵬專欄《隨經濟中的庶民長尾效應》

  重點產業比較重要,還是庶民產業比較重要?這個問題就像問地上如果有100個十元硬幣與一張1,000元的鈔票,你會撿哪一份?傻瓜,如果有時間的話,當然兩份都要撿。

  互聯網的世界中,出現了一個長尾效應,也就是貢獻度很小的商品,因為數量龐大,所產生的效益,可能比明星產品還要大。

  譬如在網路書局中,暢銷書的獲利固然高,但是其他賣不好的書籍,因為數量龐大,加總起來的獲利,可能比暢銷書還要可觀。或者銀行有一個理財機器人服務,如果只服務資產300萬存款以上的貴賓,可能只有1,000人是菁英,1,000人乘以300萬,總共是30億的資產;但是如果服務3萬元存款的庶民長尾,在互聯網上連結的,可能會超過100萬人,總共的資產將有100萬乘以3萬,也就是300億,這波FinTech革命談的普惠金融,其實就是庶民金融的長尾效應。

  長尾所產生的效應,可能遠大於菁英貴賓。要注意以上這兩個例子都有互聯網思維在其中,在新經濟中,庶民經濟不只是攤販經濟,更是互聯網經濟,台灣更需要的,是屬於年輕人的互聯網庶民經濟的兆元產業。

  舉例來說,如果政府能夠幫助100萬人,每人每年平均賺100萬元,100萬乘以100萬,就是1兆元,這件事要如何發生?

  首先,100萬人在哪裡?目前大學生一屆約有34萬人,18歲到48歲的總人口就超過1,000萬人,這些人都可以是電商人,或者是斜槓電商人。

另一方面,老年人口愈來愈多,過去退休人口只要預備二十年的養老金(活到85歲),未來可能要預備三十年的養老金(活到95歲),退休後的健康人口,也可以是電商人口。這些名不見經傳的人口,如果能找到100萬人,幫助他們做電商,甚至是跨境電商,每人每年平均100萬,就是兆元產業。

  這種電子商務庶民產業是個新物種,新物種有三個層面:思維(新物種的DNA)、系統(新物種的神經)、以及組織(新物種的肌肉)。在思維方面,互聯網的精神就是普惠,所以互聯網的產業,就不只是以重點企業為重點,而是數以百萬計的庶民為經濟主體。

  這些人口需要系統幫忙,包含供應體系的系統、電商媒合系統、金物流的系統、以及跨境報關的服務系統,讓他們能夠隨時買,隨時賣。最後,還需要組織,這種組織是一種零工經濟,也是一種生態系。

  庶民電商長尾賣的不只是商品,更可以是服務,像是零時工、房屋租賃、物流、長照、陪伴、專業諮詢。這種Peer-to-Peer(P2P)的庶民經濟,將是未來經濟成長的動力。只是目前法律規範的都是企業,這種以P2P的商業模式多半都違法,像是Uber、airbnb,P2P金融、P2P電商等等可能都違法。新經濟的庶民經濟,需要新的基礎建設,以及新的法律助力。

  如果重點產業經濟是菁英貴賓,庶民產業就是長尾,換句話說,庶民經濟產生的長尾效應,可能比5+2產業(智慧機械、亞洲,矽谷、綠能科技、生醫產業、國防產業、新農業及循環經濟)所產生的經濟效益更大,但是庶民經濟常被政府所忽視,這次選舉,期待能喚起新經濟下的新動能。

關閉